不下app免费看

不下app免费看

罗天看着女人,你这是想表达什么,是不是觉得时间太短,牵手有点不合适,可他上一次恋情,一开始就是俩字,睡吧!也没觉得快啊!

“哦!”

唐诗雅应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。

“走吧,请你吃饭。”

罗天话是这么说,但事实上却显得有些没有诚意,因为他连位置都没有订,出去吃饭完是随缘,走哪吃哪。

“嗯嗯,我已经叫助理订了位置,你通知安茜了吗?”

唐诗雅任由被牵着手,在努力适应脱单后的日常生活。

“叫她干嘛?”

罗天反问,因为这不对劲啊,昨晚上你表白带上安茜,还情有可原,因为他事先有提到安茜。但现在出去吃饭,为什么无端端的要把二人世界变成三人行。

女人,难道你表白后,忽然就后悔了吗,那可不行,他这里没有退货,只有售后服务。

“一起吃饭啊,怎么了?”

唐诗雅反问,怎么越来越觉得罗天有些不一样了呢?

清新少女薇薇的青春风采

“呃,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,她可能不饿吧。要不,中午我们先去吃点,晚上在叫她。”

罗天尽量暗示,潜台词是,咱已经是男女朋友了,能尽量不带第三者吗。

“怎么会不饿,你等等,我给她发个消息。”

几分钟后,三个人出发了,在吃饭的路上,一个人都不能少。

无论是吃饭的路上,还是吃饭,又或是结账,都跟以前没有什么区别,还是老样子。

这让罗天再次怀疑,他到底有没有脱单啊,怎么还是熟悉的味道,原来的配方。

“那个,诗雅,我觉得……算了,没什么。”

他还真不太好说,难道要和安茜保持距离吗?可他之前才安排了安茜继续给他当秘书,这也太打脸了,而且安茜又没做错什么,错的是这种关系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唐诗雅觉得有些奇怪,心想,要不要找个时间和罗天好好聊聊?

但回到公司后,她要准备下午的会议,罗天见此就回办公室睡午觉去了,中午不睡,下午崩溃。

可今天也是怪了,他看了两个小时的书,最后依旧精神抖擞,如果不是安茜进来通知到开会时间了,他估计要看书到天黑。

反常,忒反常了,从被表白之后,他酒量有了,看书也不睡了,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以前,莫非这就是单身与脱单后的区别,这里面又有什么无法理解的规则秩序呢。

“茜茜,你让他们都进来吧,就在我公办事开个小会。”

他没去旁边的会议室,那样显得太正式了,不如就这地儿待着舒服,而且这可能是他最后一份工,一份职业。以后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,所以有始有终吧,这些人跟了他一场,也该有一个好的奔头。

或许还应该吃一场散伙饭?他先撤,让别人继续努力,貌似也可以的啊。

“好的,罗总!”

安茜很快通知大家进来了,她和刘芸一起忙着给大家安排位置,张强带着众人自带椅子,至于罗天没有在老板椅上,而是随意坐在沙发上,面对着围拢成一圈的十几个人,他逐一了看了属性和天赋,都还好,至少都比大舅哥要强。

“大家随意,今天开会也就闲聊几句。”

认识算起来,他上任以来,就没有开过一次会议,这是很不合格的,即便他觉得真没事情做,也应该稳定一下军心。

“罗总,我们部门要准备大干一场了吗。”

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激动的问道,看来长期咸鱼,并没有磨灭掉斗志,可惜罗天是来释放撤退信号。

“呃,是也不是。”

罗天摇了摇头,见其余人都比较紧张,有些年龄大点的,明显感觉到苗头不对,或许担心可能面临裁员,或是调离别的部分,所以气氛上有些压抑。

包括当初找来为他做事的张强,这会也是面色凝重,这样的氛围他可不喜欢。

所以索性开门见山的说:“情况是这样的,因为我新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,规模虽然不大,是市值不会比陈氏集团少,所以我可能没办法两边都兼顾到。

但我依旧会在这边挂职,只是不在参与任何事务。

大家不用慌,对你们来说或许是好事。”

顿了下,他又说:“上午我和安秘书和刘助理都谈过了,她们大概从下周开始就会到我的投资公司任职,同时这边的职位也会保留。

现在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,当然,我会先说一下你们即将面临的选择,一呢,从这边辞职,到我的投资公司去,薪资是这边的两倍。但岗前需要竞争,我最多要五个人就够了,而且对你们来说,也相当于是换了一个领域,你们过去要具体做事,所以至少要对金融领域有兴趣才行。

二呢,职位保持不变,我会提拔张强升任部门经理,权利也会放大,不限于医药相关业务,张强的直接领导依旧是我,再往上就是集团总裁。所以你们可以跟着张强,依旧有我罩着。

三呢,就是可以申请换部门,任何部分都行,在薪资不降,职位不降的情况下平调,这也没办法,我即便可以给你们升职,到了外部门你们也可能会受到新上司的刁难。大概就是这样,今天大家就聊开了,在这里表个态,我今下午就给大家安排好。”

罗天示意安茜和刘芸注意统计一下,大家怎么选,原本他那个空壳投资公司,不打算在要人,但好像多养几个人也无所谓,因为他现在的资金体量太大了,多些人干活,也显得不那么空壳。

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张强居然毫不犹豫的说:“罗总,我想跟你去投资公司,我想一直跟着你。”

我去,什么叫人格魅力,罗天震惊了,他以为给张强升职,会让其很感激的留在集团,结果居然是要跟着他跑路,若非张强四十多岁,已经娶妻生子,他估计都会有点慌。。

“为什么?”

他在感叹自己魅力的同时,也充满了疑惑,难道大集团的部门经理不香吗?这可是已经能和大舅哥平起平坐,不,从业务上来说,实权部门比大舅哥混得还好了。

手 机 站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