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aqq

黄片aqq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他咕哝一声,听话的躺了回去。

其实是害怕让她看到他身上的血渍,所以才没有再坚持。

浴室里不时传来的欢笑声,让他神经一紧。

这个该死的女人!

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绷着个脸,可是跟孩子们在一起时就欢声笑语的,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?

哼,总有一天,他也要在这个女人心中占据着最重的份量!

母子三人舒服的洗了个澡,出来以后,才发现权简璃已经睡着了。

她只是以为他因为和初白打架太耗费体力,所以才会这么累的。却不知道,他是因为失血过多,再加上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,所以才会如此疲惫。

“妈妈,便宜老爸睡着了喔。”月儿调皮的冲她眨眨眼,似乎已经有了什么坏主意。

“嘘,不要吵醒爸爸!我们也乖乖睡觉好不好……”林墨歌抱着两个小家伙,蹑手蹑脚走到了床边。

“可是床这么小,会把月儿挤下去的!”小妮子一脸担心。

瓜子脸刘海妹妹文艺写真

因为便宜老爸的体格太大了啊,那么大的身体竟然还跟她抢床,真是没品透了!

“那月儿和哥哥就睡中间好了。爸爸和妈妈一起保护我们的宝贝儿,好不好?”

“恩,好!”小妮子总算是消停了。

林墨歌将两个小家伙放进被子里,自己才又钻了进去。

许是因为权简璃的体温,被子里很温暖。

两个小家伙是第一次跟爸爸妈妈一起睡,心里总会有些奇妙的感觉。

月儿偷偷在权简璃脸上亲了一口,高傲的钻进了妈妈怀里,“哼,因为妈妈说受伤了,所以才安慰的,可不代表月儿跟和好了喔。”

看着女儿倔强的小脸,林墨歌心里暖暖的。

月儿只是跟她一样嘴硬罢了,心里却是善良的很,没有一丝坏心。

她与权简璃对着干,也只是因为月儿一直觉得是他分开了她们母子二人,而且,也对妈妈不好,所以才想要为妈妈报仇的。

可实际上,她心底还是认定了权简璃这个爸爸的。

羽寒偷偷仰头看着爸爸,大眼睛忽闪忽闪地。

七年来,这是他第一次和爸爸睡在同一张床上。

也是第一次,和爸爸离得这样近。

这种感觉,真的好奇怪。可是心里,却很开心。

小心脏噗通噗通直跳,甚至能感觉到爸爸强有力的心跳,那么安心,那么舒适。不知不觉间,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。

听着两个小家伙渐渐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林墨歌也缓缓闭上了眼睛……

权简璃睡到迷迷糊糊间,感觉一个软绵绵的小身体在往自己怀里钻。

睡梦中微微哼了一声,还以为是墨儿,便下意识的将她紧紧搂在怀里,低头吻了上去。

只是,墨儿似乎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抗拒,反而依旧往他怀里钻。

甚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奶香。

额……奶香?

他猛然睁开眼睛,才发现自己抱着的竟然是月儿!

月儿睡觉本来就不老实,不知道何时,竟然翻滚到羽寒与权简璃中间,四仰八叉,丝毫没有一点淑女形象。甚至还是头在林墨歌那边,而脚却抵着权简璃的肚子!

刚才权简璃吻的,也不过是月儿的小屁股罢了!

“恩……妈妈别闹……月儿还要睡……”小妮子在睡梦中呢喃出声,许是以为妈妈在叫她起床呢。

呸呸呸!

权简璃吐了吐舌头,还好现在月儿不用纸尿裤了,要不然……

嘶……

只是想一想,就觉得全身不舒服。

洁癖因子在不断地作祟。

他坐起身来,这才看清楚,原来墨儿竟然把两个孩子放在了床中间!

而她只是垮着边躺着,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掉到床下的吧?

而羽寒则在中间乖巧的睡着,哪怕是睡觉的时候,小家伙也是斯文得很,侧睡着,双手可爱的放在耳边。

看着这母子三人的睡相,他不禁微微一笑。心底,一片柔软。

帮两个小家伙盖好被子,转身进了浴室。

本来他是想要等着母子三人洗过之后再去洗的,却一不小心睡着了。

洗完澡出来,安静的上了床。

却是挤在了林墨歌身后。

而两个小家伙,早就被他移到了床的另一边,神不知鬼不觉。

伸出手臂,将馨香满怀的人儿拥在臂弯里,心里顿时满足起来。想要做些什么,却又害怕会把她吵醒,便只能强忍着心底某处的火,闭上眼睛。

可是,一双大手却根本不听他的话啊,缓缓在她腰间游移,然后,小心翼翼,不动声色的探进了她的睡袍里……

“别闹……”林墨歌忽然喃喃自语,吓了他一跳,身子一僵,一动都不敢动。

生怕这女人忽然醒来,一脚把他踹到地下。

毕竟这个女人和月儿一样,都有起床气。

若是吵到她们睡觉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

不过马上,怀里的人儿再次沉沉睡去。

他才缓缓松了口气,再次开始上下其手……

猴急的在她颈间吻着,轻轻摩挲着,下腹处却越来越火热……

不好,再这么下去,就真的坚持不住了。

不过,应该没关系的吧?

反正孩子们都睡着,只要他不发出声音来,应该可以瞒天过海。

这么想着,便更加不老实的。竟然缓缓将她的身子更贴向自己,然后,那一处昂扬在她身后,轻轻摩挲。

睡梦中的林墨歌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热,眼前,是一望无尽的沙漠。

头顶是曜日当空,周围静谧的可怕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只知道,再这么下去,她一定会死在这片荒芜的沙漠中的。

“热……”

她呢喃着,如果现在有水喝就好了。

“马上就不热了……”耳边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,像是来自遥远的另一个世界,蛊惑着她,却又引导着她。

下一秒,他滚烫的唇覆盖上她的,呼吸,也越来越炙热。

而梦中的人儿,则已经热到精疲力尽。

更可怕的是,天色忽然变得沉闷起来。

然后,一阵沙尘暴席卷而至,将她的身子也吹到得站立不稳,摇摇欲坠。

“不……”

她尖叫出声,不想被这沙尘暴卷入,手脚并用地,拼了命乱抓着,却什么都抓不到。

不,她不想就这样死了啊,她还有孩子们需要照顾。谁来救救她,谁来帮帮她啊?

忽然间,似乎抓到了一棵坚硬的枯树,便紧紧的抓着,无论风沙再怎么吹,她也不要松手。

她一定要活下去,一定不会被这沙尘带走……

而现实中,林墨歌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缠绕在璃爷身上,手尖深深嵌入他的手臂中,疼的他龇牙咧嘴。

却又不敢出声。

这个女人到底做了什么梦啊?

刚才还口口声声喊着热,害得璃爷一阵欣喜,以为她终于要配合他了。

没想到还没把她的睡袍扯开,这女人便疯了一般的扑腾着,最后一个转身,紧紧缠在了他的身上。

她缠着他是很好,可这女人的力气也太大了些吧?

简直是把他当成树来抱了啊。

若是知道在梦里,她真的把他当成了树,恐怕璃爷会吐血身亡的吧?

“墨儿,松手。”他无奈只得开口,可她却根本就听不到。

因为现在,他可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呢。若是放手了,她就要被吹到天上去了。

这可怎么得了?

见她不松手,他也不再强求,反正这样紧抱着他也好,方便他进行下一步举动!

轻手轻脚地将她身上的睡袍扯下,一双大掌紧紧托住她的翘臀,向着自己狠狠靠近,然后,便趁机长驱直入……

“恩……”那满足的感觉,舒服的璃爷直哼哼。

林墨歌只感觉身体顿时充盈,却又带着些痛楚,表情微微有些扭曲,“不要……”

权简璃微微一滞,墨儿,就算是在睡梦中,也要拒绝我么?

可是,他都已经长驱直入了,哪里肯轻易抽身离开呢?

将她的身子紧紧桎梏着,轻轻律动。

梦中的林墨歌,只觉一阵天旋地转,地动山摇。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旋转着一般。

那铺天盖地的沙尘不知道何时终于停了,可是,紧接着的,却是一阵疾风骤雨。

她还暗自揣度,原来沙漠中的天气竟然这么怪啊?

想要迎着风继续向前走,可是无奈,风雨越来越大,将她整个身子都抛了起来,抛得她七荤八素。

险些要昏厥过去。

而璃爷此时也正在关头,情到浓时,哪里还顾忌得了有孩子在身旁?

他尽量绷直着身子,缩小动作幅度,可床,却依旧晃晃荡荡。

“嘶……痛……”

许是他太过心急了,林墨歌感觉到身体某处传来一阵疼痛,可是梦中,却是被风吹着,撞到了一处坚硬的石柱上,痛到她龇牙咧嘴。

狠狠将那石柱踢开。

砰!

重重一脚踢到了璃爷的小腿骨上,疼的他倒抽一口冷气,不敢吱声。

想要再加快速度,一泻千里。

而此时梦中的林墨歌,也再次遇到了怪事。原来在那根石柱后面,竟然还藏着一头野牛!

现在石柱一倒,便向着她疯狂的冲了过来。就像是要将她撞飞到天上一般!

林墨歌怎么跑也跑不掉,因为那牛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
她实在跑得累了,眼看就要被牛追上,到时候,便只有死路一条了吧?

可是,她还有孩子们,她还不能死!

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忽然间停下了脚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