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年看的黄色app

成年看的黄色app

“陆道友画技当真了得,四周林野也画惟妙惟肖,若非看出青墨,还以为真就长在画里了。”

取过一盏油灯,杨素照着上面一点一点的看过去,忍不住赞出声,引得煮面的老头探来目光,可惜终究欣赏不来。

对面,陆良生替杨素接过油灯,放去桌角,低声否定了除紫山观外的其他景色。

“四周山峦非我做画,当时只将紫山观画入册里,刚才打开才看见,竟有了这般多山峦成型,越国公见多识广,可看出什么来?”

听到这么一说,杨素抬起目光,眸底泛起惊讶的神色,随后也皱起眉头,仔细端详了书册纸张,书封面的名字。

“《山海无垠》倒是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。”

仔细看了一阵,可惜也没从材质、书名上看出丁点端倪,不过修道多年,又身居高位,见识上比陆良生多一些,感书生心中坦荡,杨素也不愿做享帚自珍之人。

“唔,素心里有点推测”

他微微抬了抬袖口,指尖施了一个隔音的小法术,对面陆良生也跟着施了两人一妖一蛤蟆吃面说笑的幻术。

感受到法力在周围流转,杨素这才开口。

“此物道友无意所得,该是天数已定,以道友之前所说,乃是空白一片,封了紫山观进去也没有任何反应,然而眼下却是以紫山观为起始自行延伸出山川道路,改日,陆道友不妨再去一趟贺灵州看看,依照山势对比,可与画上一般无二?

若一模一样,待它继续延伸覆书册,必有异样出现,到时道友循着那些地方走上一遭,看看可探究出什么东西出来。”

活力四射棒球帽少女运动场上美拍图片

陆良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“那越国公觉得,那些地方可能会有什么?”

“奇珍异宝”杨素捻着须尖沉吟一会儿,补充道:“也有可能是凶猛异兽,或千年大妖。”

蛤蟆道人眼睑抖了抖,见到那杨素目光扫过来,不自觉挺了挺身子,顷刻,目光从他身上扫过,落去另一侧撑着下巴,眼睛直直看着书生的黑裙女子。

“当然,陆道友可能是不觉得什么,但素还是要提醒一句,修道之人,切莫浪费精元,上次罗刹鬼,这次又是”

杨素下巴抬了抬,意思很明显的指去栖幽,后者像是明白有人在说自己,木栖幽偏过头来,细眉微皱,倾斜探过去一点身子,恶狠狠的吐出舌尖,分开几条在杨素面前疯狂挥舞。

“陆道友”后面原本还没说完的话,杨素硬生生的憋回肚里,急忙将视线偏开,吞了一口唾沫,抬起袖口擦了擦额角的汗渍。

那还千年道行的大妖,自己这点道行真不够看唉,算了算了,自古书生风流,由他去吧,只要压得住就行。

‘唔就是陆道友的口味,真是越来越奇怪了。’

思及一阵,杨素也将自己所猜测的说了出来,其中也有可能敕封后引起的,不过很快又排除出去。

之后,两人又说起其他的事,谈笑间,陆良生将桌上《山海无垠》收起,幻出两杯酒水,递过去时,问起自己两个徒弟宇文拓和屈元凤。

“前些日子与他们分别,宇文拓想念族中亲人,便是回来北地,不知越国公知晓他二人现在住在何处?”

“就在城中。”

杨素一口饮尽杯中酒水,看着空荡荡的杯底缓缓重新蓄满,笑道:“素见过许多修道者,唯有陆道友将幻术用到了极致。”

回味了一下停留口中的酒香,继续说道:“道友两个徒弟之一的宇文拓,素发现他乃是天生灵根”

话到这里,声音渐小:“还是神器转世,所以一直有个想法。”

陆良生看了看他,伸手一摊:“越国公请说。”

“与其单纯修道,不如为国出力,以他神力加持,十余年后,放眼天下九州,无论修道中人,还是妖魔鬼怪,谁也不是他对手,不仅可保大隋千秋万世,也让国中百姓享永世太平。”

夜摊昏黄灯火摇曳,不远一桌食客吃完结账离开,乒乒乓乓陶碗在老头手中磕碰之中,陆良生沉默了片刻,笑着回道。

“宇文拓虽是我徒,但向来颇有主见,他若愿意,根本无需我去说服,所以,越国公还是自己去吧。”

其实并非推诿的之言,从宇文拓来栖霞山,陆良生便知他为人很有主见,若非初来时,被师父和陆盼八人给收拾的服服帖帖,怕是早就溜走了。

至于入不入朝为官,陆良生向来不喜欢强扭别人意愿。

不久,吃完这顿夜宵,杨素想要结账,身上根本没钱,还是陆良生把账结了,他颇为尴尬的拱手告辞。

“下回陆道友回长安,素在家中备宴款待!”

说完,挥开袖口又拱了拱手,走去回府邸的街道。

对方前脚刚走,身形消失在长街薄雾之中,蛤蟆道人朝杨素离开的方向‘呸’了一口。

“那么大的官,出门不带钱!”

远离了夜摊凡人的视线,站起身来,负着双蹼吧嗒吧嗒走去书架下发,攀着绳子爬回隔间里。

陆良生笑了笑,也没说什么,将书架小门阖上,牵过老驴寻着杨素给的地址,去往宇文拓、屈元凤住的地方。

万家灯火的巨大城池,夜色深邃下来后,渐渐熄灭了许多灯盏,城中某栋府邸,金花底印衣袍的宇文拓从师弟房间出来,单负一只手走过廊檐,来到水榭延伸池塘的凉亭中。

双手按在膝上,安静的坐在一角,望去灰蒙蒙的月亮,褐蓝双色的眼睛一眨不眨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虫鸣声在远处塘边草丛一阵一阵啼鸣,虽然从小在这座府邸长大,可习惯了在栖霞山与师父、师弟们,还有陆家村的人生活,心中多是有些想念的。

‘也不知道师父师公,还有大师兄、三师弟怎么样了。’

“怎么,在想为师了?”

刚刚心里念及到的名字,陡然传来话语,宇文拓下意识的回头,一个青衣白袍身影从前方廊檐下慢慢显出轮廓。

陆良生独自进到府邸,走过石桥坐到宇文拓对面,伸手让他不用起身行礼。

“过来只是看看你和元凤,等会儿就走,他呢?”

“师弟睡下了。”

宇文拓许久不见师父,一向平淡的表情有了些激动,坐下来,倒过桌上茶水,双手捧着敬了过去。

“师弟,从军入伍了,每日操练,颇为劳累,所以睡得早些。”

目光看去院中某一处,陆良生好似感受到了屋中酣睡的身影正打着呼噜,露出笑容偏回来,看去对面的二徒弟。

“那你呢?”

宇文拓放下茶水,端正身子坐在那儿沉默了一下。

“弟子,可能也会入朝为官弟子亲族如今已降,可终究寄人篱下,若是能入朝为官,也算护佑他们周,不用像我父母那般死的不明白。”

压在膝上的手捏紧,又低声说道:“顺道,想查清当年我父母死因,师父,你别阻拦弟子。”“为师为什么要拦你。”陆良生倒上茶水,饮了一口,“为双亲寻找真相,报仇雪恨,乃是你该行之道,何况为师也答应皇帝入隋朝了。”

一旁,宇文拓愣了愣,脸上随即露出笑容。

“那往后弟子在朝中,还望师父提携了。”

师徒俩坐在凉亭说了许久,有着栖霞山时的往事,也说到最近发生的事情,尤其祈火教,那圣火明尊被他元神一剑阴了,死的憋屈云云。

凉亭灯火暖黄,照着两人的身影投在亭外池塘水面轻轻荡漾。

夜色深邃下来,清冷的月光划过长安往南的夜空,投下漆黑中的林野窸窸窣窣响动,树木左右摇晃着,好像有庞然大物走动。

青冥色的山势之间,蜿蜒的山道某段路边。

一棵树下泥土轻轻松动,泥土破开,露出一颗沾满泥泞的珠子滚了出来。

“呵呵本尊岂会那么容易死,该死的五个书生,等本尊重塑肉身,定将尔等炼成丹药!!”

簌簌~~~

寄魂珠亮起发光,最后一缕魂魄还未散尽,用了月余的功夫,终于还是让他一点一点从地里爬了出来。

簌簌~~

陡然间,后方的林野摇晃,珠里的魂魄转去感知,“山中野兽也好,先让本尊附附”

他话变得结结巴巴,若是有眼睛,此时已瞪大到了极致。

前方两颗大树‘咔’的一声左右断裂,拖着茂盛的树枝哗啦啦的倾倒下来,清冷的月光映出一道硕大的黑影缓缓走出。

先进入照在地上月光范围的,是落下的蹄子,漆黑似铁掌,每一下,都有沉闷的声响传开。

顷刻,月辉洒在走出的黑影,毛粗而稀,身形膘肥皮糙,一条鬃毛犹如钢针,獠牙长出嘴外向上弯曲,目光如电,直直盯着地上的珠子。

“猪不不不,别过来啊——”

圣火明尊最后一个‘妖’字一转,化作凄厉的呐喊,可惜终究传不出珠子,就被张开的大口吸了起来,落进长嘴里,咯嘣咯嘣几声,被嚼的稀烂,什么也没有了。

那黑影闭上眼睛,感受吸收了一缕人魂的惬意,甩了甩一排钢鬃,咂吧下长嘴,转去西北的方向。

“找卵二娘开开荤”

悠闲的迈着四只蹄子,消失在月色下。